Jeff Green,關於一道傷疤和 Iron Man的故事

運動視界
發表於 2017/09/22 12:00
7,010次點閱
0 人收藏
收藏

本文由《運動視界》提供


這是一則關於Iron Man,和他的「傷疤」的故事。

他是 Jeff Green。



故事的開始,十年前

2007年 NBA 選秀會,人才濟濟,兩大焦點是硬漢長人 Greg Oden 和得分技巧全面的 Kevin Durant 。此時的波士頓,掌握著第五順位籤,卻無意選下同樣備受矚目的,體能勁爆的前鋒 Jeff Green。他們在計畫著什麼?

波士頓盤算的沒有別人,正是當時遠在西雅圖的 Ray Allen。

於是,波士頓將選秀籤交易了出去,換來雷槍 Ray Allen,組成當年稱霸的GAP連線。而這樁交易的另一頭,Jeff Green 到了百廢待舉的西雅圖,和當年的榜眼 Kevin Durant,攜手打造全新的超音速隊(雷霆隊前身)。

於是 Jeff Green 開啟了他的「鋼鐵人之旅」。


當年一起進入聯盟的兩人,登記身高同為6呎9吋。


設計對白:
Jeff:你最好是6呎9吋,我不信(甩頭
KD:我沒有說謊啊!我只是長高了沒跟聯盟說!
(當年的他們看起來的確一樣高)


勁爆體能,雷霆萬鈞

在超音速、雷霆的前三年,Jeff Green發揮出了前鋒位置的即戰力,三年來只缺席了6場比賽,且240場比賽中有212場先發,平均可以貢獻14分5.8籃板,且09-10賽季全勤,上場時間高達每場37.1分鐘。年輕勁爆的體能,更讓他的灌籃經常出現在每日好球。

先欣賞欣賞他的10大灌籃吧!



在Russell Westbrook 加入後,雷霆的戰績漸有起色,09-10賽季,Scoot Brooks更領雷霆軍一舉衝上50勝大關。可惜的是,Jeff Green卻慢慢淡出奪冠拼圖之外,隔年賽季中,一樁交易把 Jeff 又帶回了他的起點,波士頓。



無妨,生涯前期在雷霆的努力並沒有白費,Jeff 已經證明自己的實力足以在聯盟生存,但他還想變得更強。

然而此時,上天跟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主動脈根部動脈瘤,What's that?

F1的賽車手總希望他的車能隨時聽候差遣,而身為職業運動員,我希望我的身體也能。

我總是依靠著強壯的身體來聆聽我的內心,那是天賜給我的禮物,我對它很有自信。 - Jeff Green

「但五年前的一個早晨,這份禮物被硬生生地奪走。」

 2012年1月,在一次塞爾提克例行性的身體檢查中,Jeff Green被診斷出,患有主動脈根部動脈瘤,一個足以讓運動員終止生涯的疾病。

「大部分的人在發現自己患有這個疾病時,動脈早已破裂了。那是非常致命的。還好我算是幸運,當時塞爾提克的隊醫找到了一位在美國專門負責心瓣手術、頗具權威的外科醫生,Dr. Lars Svensson,就是他在五年前替我開刀,救回了我的生命。」



手術之後我醒來,Dr.Lars Svensson告訴我:「如果你有機會,先去看看鏡子中的自己,你會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人。」他告訴我要習慣這一切。

頭幾天,我沒有去看,因為真的不敢。我不敢去面對我胸口那道疤痕,甚至不想知道它確切在哪,我就待在床上躺著。

「大概術後第四、五天吧!我才鼓起勇氣,一拐一拐地下床,到了浴室,脫下病人袍,看看鏡子。」

 「我光著上半身,就像每一次我結束訓練,看見褪去上衣的自己。但這一次,我幾乎認不得那個鏡子中的身軀。從前那些維持自己強壯身體的了解,和信心,在那一刻全被擊潰了。」

那是一道九吋長的傷疤,就在Jeff Green的胸前。從脖子下方延伸到腹部,九吋長。腹部上方還有三個如槍擊傷口一般的大洞。

就在胸前、鏡子裡,再到Jeff Green的眼裡。

「在鏡子前,我開始哭。不確定是傷疤上的痛,還是心痛,反正很痛。那是永遠的痛。」

有時會覺得可惜,這世界上沒有一種語言,能夠完全地「感同身受」。旁人的經歷,他們的痛,或是悲喜。一切情緒,我們都只能幾個片段的文字、幾張圖片、幾則紀錄影片,或幾分鐘的對話來了解,如果沒有相同的經歷,真的很難完全地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

但我們尚能用大致相似的經驗去揣摩,並且給予這些正在經歷病痛,或是情緒折磨的人們一些陪伴和支持,對他們來說,或許就是最溫暖的了。

 所謂「將心比心」啊!


復健之路,從絕望到看見希望

我是復健室裡唯一一個不到60歲的。

永遠記得復健室裡,在我兩旁的跑步機上,總有一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太太,他們大概都能走10-20分鐘,而我一開始,只走5分鐘就精疲力盡。

醫生告訴 Jeff ,一天會比一天更好,他知道。

但對 Jeff 而言,難的不是在跑步機上行走,而是接受自己必須從零開始的事實。

「在這個復健的進程中,我很容易感到挫折,但時間一天一天過去,看著在我身旁的兩位老人跟我一起奮鬥著,我的心態和想法完全改變了。」

 他們倆超過60歲了,面對這樣的挫折,卻分分秒秒微笑著,一邊在跑步機上賣力走著。這大大激勵了我,也彷彿有一股力量讓我告訴自己:「你可以做到 ,Jeff,繼續奮鬥!」

對於那些身陷嚴重傷病的運動員來說,要接受自己一夕之間孱弱的身軀,到底有多難?他們原先可以飛天遁地,卻要一步步從頭來過。

 自尊?外界眼光?有多少東西需要放下?

 

擁抱「心」上的傷,重回賽場



我曾經嘗試服用各式各樣的藥,就為了消除我胸前那道疤痕。然而,後來我發現,它哪兒都沒去,依然在同樣的地方待著。我別無選擇,至少,我要嘗試著「擁有」它、嘗試把它當作像日常訓練一樣的例行公事。

對 Jeff 來說最好的方法,就是「炫耀」他的傷疤。

 「在做重訓或投籃訓練時,我總會把上衣脫了,讓別人看見我的傷,同時,讓我自己試著適應。」

在塞爾提克的每次訓練,我都會把上衣脫了,而起初我的隊友們總是會...你知道的,嚇到了。有次 Kevin Garnett就大聲吼我:「Damn! 把衣服給我穿上!」Paul Pierce 、Courtney Lee 也是。

我知道他們看到我的傷口,會覺得非常噁心,的確,真的很噁心。但後來,我知道他們都懂了,他們了解到,這是我鞭策自己的一種方式。 - Jeff Green

「一開始我恨死這道疤了。但現在,我需要它。」



去年我到了魔術隊,當每個新隊友問及我的情況時,我已經可以很輕鬆、享受地,娓娓道來我的經歷。

到現在,已經5年了。

時間過了這麼久,不代表我感受不到傷痕的存在。我感受得到,它還是同樣的大小、在同樣的位置上。它的紋路、外觀也沒有太大的改變。

「但現在它成為了我身體的一部份。當我將我的手滑過那道傷疤,感覺到的依然是我完整的身體。」

 他已經不再那麼經常脫去自己的上衣炫耀,也不再因為那道傷痕悲傷。但當他決定要擁抱它,而不是躲藏的那一刻起,一切就開始改變了。一開始讓他備感挫折的那樣東西,已經成為他這幾年來所經歷一切的象徵。

「現在當我重新站在鏡子前,我看到的是 Iron Man 。」


還真的是第一次放NBA之外的圖


勢不可擋,再次證明自己的騎士

 超音速、雷霆是他的起點,而後 Jeff Green 到了波士頓,經歷了這場大病,休息了整整一個賽季。後來又輾轉到了灰熊、魔術,一直都沒有很突出的表現,尤其是三分能力一直在下滑,這點是非常不利於在現今的聯盟生存的。



如今他已30歲,儘管可能來不及成為頂級球星,但最引以為傲的判讀比賽的能力,勢必能在騎士成為穩定的第6或第7人。而且他的故事與經歷,除了具有帶動騎士團隊前進的能量之外,也足以激勵許多現今NBA的年輕小將,或是正在經歷傷痛的運動員了。



在騎士這個團隊,三分能力更加重要,如果 Jeff 將三分能力提升至生涯前幾年的水準,定能帶給騎士更穩定的能量。

在 Jeff Green 的心中,他已成為 Iron Man。



無論讀完這篇文章的你,正在經歷怎樣的挫折與痛苦,希望你也能面對它、擁抱它、克服它,成為自己心中的巨人!

 小狼。

 圖文參考:The Scar|The Players' Tribune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知道!
關於作者



【運動視界】對作家來說,是一個可以讓全台熱衷運動創作分享的各路好手們,得以盡情發揮所長的平台,得以逐步實踐圓夢的舞台,得以創造無限價值的伸展台。我們要讓素人變達人、達人變名人,培養出源源不絕、持續擴大的運動媒體新勢力,專業個人媒體、社群互動分享的新勢力正在醞釀等待爆發,您的價值將由運動視界的平台、您的作品與您的讀者三方一起共同攜手創造,只要您「善於創作、樂於分享」,這裡就是您的最佳舞台!
網站連結:運動視界FB粉絲團:運動視界 Sports Vi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