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稿)我的籃球故事

2017/11/15 15:43
1,714

記得第一次接觸到籃球是我國中的時候,那時的我很胖、沒甚麼朋友,每天最期待的是中午吃營養午餐,雖然以同年齡的學生來說,170公分的我算是很高的,但卻沒人會找我一起打籃球,我也壓根沒有這樣的想法,反而覺得打球會流汗,是一件很浪費時間跟體力的事情。也因為這樣,我常常被嘲笑與欺負,更感受到和朋友之間無法交流的無力感。

直到籃球出現,不,應該說,我選擇讓這項運動、這顆橘色的皮球進入我的生活。

籃球教會我的事

記得國一那年是2007年,那時的Adidas如日中天,找來了Tim Duncan、Chauncey Billups、Girbert Arenas、Kevin Garentt以及Tracy McGrady組成了It Takes Five的組合並且強打各個球星的奮鬥故事,自然而然的得到了很大的宣傳效果,因此班上的同學們在這樣的廣告渲染之下,決定要組大團找五個人買不同的代言款球鞋,當時剩下Chauncey Billups的代言款還沒有同學買,而且還空了好一段時間,這時的我看到了這樣的機會就在想,或許這是一個我和同學打

成一片的好時機,因此我就跟家人提出了這樣的請求。

對人生第一雙籃球鞋的印象很深刻,Chauncey Billups當時是底特律活塞隊的當家球星,因此鞋款上自然也少不了活塞隊的紅藍配色,以及鞋面上Adidas經典

的三條線樣式,而這也是我對於NBA的第一印象。

回到學校生活,穿上球鞋去學校的第一天,內心充滿了忐忑的情緒,不知道會不會被笑,也不知道會不會依舊格格不入,當時心裡想著的不是中午的營養午餐吃什麼,取而代之的是期待能夠獲得同學們的注意。

幸好,結果是好的。

同學們都很訝異,但同時也都很興奮,因為組成了一個It Takes Five的連線陣容能夠跟隔壁班臭屁了,我當然也很開心,內心有股小小的火苗點起,覺得原來能夠跟班上朋友打成一片、得到關注的感覺原來是這樣子的。

買了球鞋,很理所當然的就要開始下場打球了,第一次跟同學打球的情況我老早就不記得了,我只記得多半的時候我還是得坐在場邊,原因很簡單,因為就算是國中生也都知道組隊要找大腿,而當時我可能連雞肋都不如,只是個新手而已,因此課外時間我大量的閱讀籃球雜誌,當時還沒收掉的SLAM或者是XXL我都每期必買,一方面增進了對於NBA的了解還有認知,一方面也更看到那些頂尖籃球員的技術呈現,最終我了解到,買了雙籃球鞋只是個開始,我得想辦法延續和同學之前的話題,最好的辦法就是變強,可是當時甚麼都不會的我能做甚麼呢?不會運球不會投籃,我決定開始從搶籃板、防守、卡位這樣的苦工做起,也靠著這樣的練習,我慢慢找到班上願意跟我組隊的固定同學,也和他們慢慢變成了如今時隔十年仍有聯絡的好朋友。慢慢的我開始學習簡單的進攻,畢竟難免籃下會有些空檔,總不能老是奶油手放槍吧!我開始接觸Hakeem Olajuwon的教學影片,從最基本的小勾手、轉身勾手開始慢慢練習,買了顆籃球在家乒乒乓乓的練習,慢慢的、一點一滴的進步,也因此漸漸的,才同儕之中有了一定的位置,不論是在球場上,或只是場下的朋友圈也亦是如此。

2008年,波士頓塞爾提克組成了史無前例的三巨頭,由Paul Pierce、Ray Allen還有Kevin Garnett加上Rajon Rondo跟Kendrick Perkins的硬派陣容搭配了Tony Allen、James Posey、Leon Powe以及 Glen Davis等綠葉的輔佐拿下了隊史的的17座總冠軍,更是加深了我對籃球的熱愛,也是一個對於我本身的轉捩點。

一直無法忘懷KG在終於獲得生涯唯一一次冠軍時,親吻TD Garden的地板並大喊”Anything is possible”的激情,PP再確定擊敗宿敵湖人時興奮的把Gatorade倒在Doc Rivers身上的感動,當然還有Ray Allen在總冠軍賽破天荒的三分球紀錄,百步穿楊的功夫讓我看的是一愣一愣的,第一次感受到原來投籃可以這樣的優雅,卻又如此致命。我相信這年的NBA,讓我在對於籃球,有了完全不一樣的見識,除了為了進入朋友圈外,我有了一份更純粹的熱情,就是一股單純的熱愛,而這份感動也延續至現在的我,我相信往後也依然會是如此。

升上高中之後,靠著籃球,我認識了許多人,有些是實力很強的同學,有些是時常屁話的球友,我也順勢在朋友的邀請之下加入了學校的籃球社,除了三對三外,也接受體育老師所指導的最簡單、最初級的全場、體能觀念,在初次接受防守步伐、折返跑的練習時,真的讓人覺得生不如死,還記得那時只是簡單的1/4場划步而已,社團課下課之後都得痠痛個好幾天才能正常的上下樓。當時的校風嚴謹到甚至連曾經帶過吳岱豪、曾文鼎等全明星球員的班導都曾嘲諷我著說「哇!HBL球星!這不是籃球校隊嗎?」,因此每個禮拜40分中的社團課便成為我唯一吸收正規籃球知識的唯一途徑,其他都是靠著自己的”課外學習”看著NBA、SBL來吸收。之後順勢報名了校際的乙組盃賽,到現在仍能很自嘲的笑說,遙想當年報名隊伍總共有幾隊,我們就是第幾名。缺乏訓練、人手不足雖然嚴重影響到了戰績,卻也讓我有很多的上場時間,記得第一次在場上的快攻And one,我在場上興奮得揮拳;第一次投進幸運的擦板三分球,我驕傲的比了個開槍的手勢,要知道,每一場我們都慘輸將近40分,還是在每節只有8分鐘且不停錶的情況之下,但是那又如何呢?那是我打球的幾年來,最沒有負擔,同時也最天真的時候。

莽莽撞撞的高中畢了業,衝著一股我高中有打過校際比賽的經驗,把這樣的熱情帶到了大學系隊,才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來我不是最快的那個,我不是最準的那個,我不是最受人注意的那個,在場上,比我更有水準的同學比比皆是。但當然這澆不熄我的熱情,或許做不了場上最強的人,但我默默在心中給自己一個目標,我要當在場上最吵、最有存在感的人,雖然上場時間不多,但我總很珍惜上場的時間,進攻會緊張沒關係,但是只要在場上的一分鐘,我都一直很拼命的防守。大一的新生盃一飛衝天的打進了冠軍賽,當時覺的大概可以登報慶祝了吧,還很興奮的邀請了之前高中的同學來學校看我比賽,結果我也很爭氣的在朋友面前打了一場烙賽的很徹底的比賽,只能認命的帶著亞軍回家,不過也因為這樣被學長找去打系籃的A隊,雖然後來才知道在A隊只能把板凳溫滿,但是當下受到這樣的賞識還是覺得挺開心的,而且很慶幸的是,遇到了一群很有趣的學長帶著我,在場上沒有給我很多壓力,在場下就像是同年齡的朋友一般十分有趣。

對於全場觀念仍不熟捻的第一年系籃生涯也就在這樣的氛圍下度過。

然而,這也是我對於籃球這項運動仍然能夠毫無壓力面對,坦率面對的最後一年。

從我開始接觸籃球這樣運動的國一開始到現在,無論是看球還是打球,已經有11年之久,大一之前的六年,是我學生籃球生涯的上半場,在學生籃球生涯的上半場,我打得意氣風發,彷彿快樂、滿足沒有極限一般的膨脹著,挫折在我眼中不足為奇,不是最突出的對我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就算失落也只是短暫的,我還是能夠很快的用樂觀的態度面對這個我喜愛的事物。

但現實的是,當你對一件事情越認真的投入與付出,才會越能看清得要付出的到底有多少,大二開始的下半場,我深刻體會到了這樣的感觸。

大二那年系上來了一名超級新人學弟,是那種每場可以攻下30~40分的那種超級鋼砲,同時學弟的氣燄也很旺盛,常常會把跟不上球隊節奏的人不分青紅皂白的罵一輪,有次真的被罵到在場上拿到球都會僵住不知道該做些甚麼,那時第一次覺得,打球好難、好累、真的好不想上場。

因此,這更堅定了我去考了大學乙組校隊的想法,但後來才體會到這條路也沒有想像中的好走,很多同學因為不同的因緣際會之下進入球隊,而我覺得我應該是走的最跌跌撞撞的那種吧。

說來不丟臉,我考了四次才考進這個我夢寐以求的球隊。

這四次,分別是我大一上下學期還有還有大二上學期被淘汰掉的三次,還有最後終於被選上的大三上的一次。

其實早在大學之初就體會到自己的不足,但仍然對這樣的徵選有一定的信心,卻屢屢輪迴著一個個的唱名卻不聞我的名字的過程,然後聽聞著徵選進球隊的同學水土不服的退出訓練,對當時的我來說其實很難受,總覺得為何那麼看中的東西,別人得到之後卻又輕易的放棄我沒有的機會。也有人勸我說其實乙組的徵選沒有那麼的制式,陪練也有機會能夠順利進入球隊,個性使然吧,我自認有骨氣的拒絕了這樣的邀請,總覺得今天我要靠實力證明我有這個機會進入球隊,所以晚上自己跑去球場投籃到半夜、暑假的時候問球隊的朋友怎麼訓練的,我自己一個人6點爬起來在沒有人的操場跑著,最後,即使能力不足,我也學著在球場上自私一點,嘗試著發揮自己所擁有的技巧,最終才順利進入這樣的團隊,後來的日子有苦澀有甘甜,但我沒有一天是後悔的,我很慶幸我有堅持下去,我才能有這樣的回憶。

大三那年,我考進了乙組校隊,同時我也被學長們指定成為新一任的系籃隊長。那年,我的實力還有我的心理都有了著實的成長。接受了不管颳風下雨都是清晨6點30的體能訓練,高強度的訓練下我明顯的感受到了進步,因此我也把這樣的態度帶到了系隊,總覺得我知道我可能不是最強的,但我願意當個膠水去把球隊凝聚起來,那年總覺得,系籃的氣氛很好,不管是練球大家都很踴躍出席,賽後的聚餐也都有說有笑。那年系上最重要的盃賽我們飲恨以一分落敗與金盃失之交臂,剎那間我淚灑球場,彷彿這幾個月來的付出、期待與壓力都釋放出來了一般大哭著,覺得對不起學弟,對不起將要畢業的學長,但他們不但沒有責怪我,反而很樂觀的鼓勵著我。

這一年的時間擔任隊長一職,我學到很多待人處事的方法,而最重要的就是負責任,因為我相信當一個男人而不是男孩,最重要的一個要素便是責任感。我沒有缺席過任何一次球隊訓練,總是最早到卻是最晚走,同時我還負責比賽報名的種種大小雜務,球衣訂製、隊費催繳,甚至那年移師到中部比賽,所住的旅館、交通以及保險也都是我一手搞定,對此,我很驕傲的說,我做到了。

回歸到籃球本身,說實話乙組的訓練量實在不同,第一次練球便是震撼教育,先前說過的防守划步訓練外還有各式各樣的肌耐力與心肺訓練,但我咬牙撐過去了,雖然比起正規訓練的體保生們,我們的訓練是小菜一疊,但對於我這個沒受過正規訓練的素人,也經過了好一段時間去適應,還記得剛開始練球的幾個禮拜,我都是拖著不能動的雙腳在晚上10點練完球之後搭捷運回家,而到家時都已經將近午夜了。

是的,接下來面對的就是穿上球隊球衣的那天,還記得大專聯賽預賽的那天很冷,冷到呼吸的每一口都感受的到空氣中的冰冷與刺鼻,我們熱身了好一陣子才開始流汗,而比賽即將開始的時候,本來以為不會是12人名單的我被教練叫去球員休息區坐著,我當時是繼緊張又期待著比賽的開始,最終我在大幅領先的垃圾時間下初登板了,在僅有的幾分鐘上場時間內,我越打越有信心,最終展現了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得了10分,贏得了隊友們的祝賀,至今仍能夠在SSU大專運動網上看到那篇關於我首次上場就得分上雙的報導,而最重要的是那場比賽我的父親也有來看,這大概是我覺得最光榮的一刻,雖然只是場預賽,但比賽結束後我還是很激動的擁抱了我的父親。

但畢竟可能還是經驗不足吧,遇到了大場面我還是略顯生澀吧,所以即便得到教練的賞識但我也因為卻場而在接下來的複賽、全國決賽發生許多低級失誤,默默的成為開特力守護神,但安靜一向不是我的專長,我仍然很積極的在場下提醒場上的隊友們回防、防守等等,那一年,我們拿下全國第五。

這不是個結束,最後的大四一年才是屬於我的開始,被淘汰的當下雖然難過,但我也暗自這樣期待著。

大四那年,是學生運動員生涯中,最讓人鼓舞卻也最讓人沮喪的一年。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因為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我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夥伴、好隊友及好朋友,願意患難與共的共同承受高強度的訓練,一起接受考驗、挑戰,這段回憶充滿嘻鬧的笑聲、場上的吼聲、訓練時的幹譙聲與互相鼓勵的加油聲。因為教練本身是宜蘭高中畢業的,所以他決定帶我們去宜蘭移地訓練,我們清晨在沙灘上衝刺,接著去操場做循環體能,晚上甚至和HBL強隊宜蘭高中打友誼賽。我們不斷的承受高強度的訓練,過程中有因為累積的壓力而爆發的爭執,但也有爭執過後的互相體諒與支持,那是我待過最難以忘懷的一個團體。

大家一起共同為一個目標所努力著堅持著的感覺真的很累,

但也真的很痛快的滿足。

其實我對我自己的實力一清二楚,能夠走到甚麼樣的地方我自己心裡多少也有個底,但我就是不服輸。

大四那年,我花了很多時間在訓練,不管事自主訓練去健身房或者是沒練球時參加比賽、或者自己練習,甚至是練球過後獨自留下來練投到剩我一人,練到慣用手的肩膀因為投籃而拉傷,因為重訓過度而造成下背部疼痛不能久站我都咬牙忍過去了,但最終的不過的還是自己。我總是大起大落,在移地訓練時展現的決心與得分成效反而諷刺的成為了我的「顛峰」,大起大落的心魔讓我在最後一年依舊與板凳為伍,我總是充滿熱忱的訓練並且期待著比賽的到來,耳提面命的告訴自己要平常心放寬心,而在無法上場的比賽過後在安慰自己要更加努力的輪迴中度過。

但我就是不服輸,其實隨著打球的時間久了,我也慢慢的知道了我的極限在哪。但沒辦法,那時的我就是不服輸。

我試著調整心態告訴自己要當個有用的隊友,所以我花了很多心思在防守,我想著的是「要是我得分拼不過你,那我也不要讓你拿到球得分」般那樣黏巴達式的防守,但是卻為時已晚,我大四那年的最後一戰,就在短短三分鐘的上場時間中度過,而賣命的防守成了同學們鼓舞的話題,卻也僅此而已。

我的校隊生涯就這樣劃下了一個不完美的句點,那年我們拿下全國第九,我雖然上不了場,但我依舊是板凳區那個最熱情、最激動的人,用力的吶喊加油、甚至垃圾話試圖嘲弄對手,助教說球隊就是需要像我這樣一個大聲公鼓舞士氣,

但其實我心裡有一個小角落

真的很不服氣。

校隊經驗的累計雖然折磨人,但這對我在系隊上的發揮以是游刃有餘,慶幸的是那年的系際盃我們在全場的歡呼之下拿下了冠軍,雖然對我來說又是一場沒有得分的比賽,但我依舊靠著我的防守得到了一定的重視。

那年我們更有幸打進富邦人壽舉辦的富邦勇士系際盃的決賽,那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轉播的魅力所在,身為素人球員能夠受到如此大的關注,是我當下想都沒有想過的體驗,而當年的轉播畫面也永遠存在在網路之中,成為了我時不時回翻的樂趣之一。

籃球交會我的事 ─ 勇氣、接受挫折、堅持、負責

籃球真的對我來說太重要了,它教會了我好多好多的事情。

讓我有勇氣接受挑戰,買了第一雙籃球鞋、打了第一場三打三還有正規全場比賽、考了四次進入校隊。我也得到甜美的回報:我認識了數以百計的朋友,熟識的、一面之緣的朋友都有,讓我擁有了很廣闊的交友圈。

讓我面對挫折,讓我能在一次又一次的跌倒之中在站起來,讓我在失敗中學習成長,不斷的讓我發現我自己的不足,並且不斷的給予我機會去努力。

讓我學會堅持,堅持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並且持之以恆,讓我的勇氣能夠延續到我的每一個選擇之中,持續著讓我擁有「選你所愛,愛你所選」的熱忱。

讓我面對現實,讓我知道每個人都必須向自己負責,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又如何?問心無愧就好,最重要的是要告訴自己,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更不要讓未來的我,看不起過去的自己。

而這些也都是在畢業將近一年後的我才一一體悟到,宗教中有個這樣的說法「有過牽掛,了無牽掛;有過直著,放下執著」如今的我可能沒法再次重燃學生籃球的激情,但我有著這些精神伴隨在我日後的生活。

好市多亞洲區的總裁張嗣漢以他親身的經過說過:「如果你在運動中的表現優異,代表你做對了一些正確的事情。我相信只要保持這樣的態度,把它應用在你的人生、課業與事業,那你也一樣會成功。」

我想,我會抱持著這樣的態度在我人生的賽場繼續努力。

這些,就是我的籃球故事。

回覆主題

上傳照片
送出